医疗动态

知名作家自曝求医被骗,花费4500元仅得一针半成品的封闭?

毕业于浙江大学的紫金陈被誉为“中国版东野圭吾”,《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坏小孩)、《沉默的真相》这些收视口碑双丰收的作品均出自他之手。然而身为一名以“逻辑严谨”著称的推理作家,紫金陈最近却自曝陷入了

中华医学,博大精深,庇佑着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使我们中华儿女能够战胜疾患、灾难,绵延至今。而“袁氏疗法”正是在对传统中医的传承中,创新发展而来。

毕业于浙江大学的紫金陈被誉为“中国版东野圭吾”,《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坏小孩)、《沉默的真相》这些收视口碑双丰收的作品均出自他之手。然而身为一名以“逻辑严谨”著称的推理作家,紫金陈最近却自曝陷入了一场“医疗骗局”之中。

“天价”治疗竟让病情加剧

5月29日开始,@紫金陈 持续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自己当天在鄞州仁医堂中医医院看腰肌劳损,“结果被忽悠四千五打了个小分子祛炎针,说是一次性解决问题,没想到更痛了。我现在过去理论理论。”

1.jpg

图源:紫金陈本人微博

当天晚上9点,@紫金陈 微博更新进展,该医馆医生声称,绝大部分人在他这里都是药到病除,香港影星蔡少芬就是他治好的。还说原理是把中药颗粒粉碎成水分子一百分之一的大小注射进体内。@紫金陈 自觉被骗,而涉事医院究竟给他注射了什么药物,是否会引起后续不良反应,则更令他感到担心。他呼吁媒体和医疗部门介入监督,希望弄清真相。

2.jpg

图源:紫金陈本人微博

随后@紫金陈 去了当地医院急诊,经过检查,医生表示他的剧烈疼痛源于“药物反应”。

5月30日,随着记者和卫生部门介入,当事医生唐显友承认,他并没有给紫金陈注射“小分子净化祛炎疗法”,打的只是由包含维生素B1、维生素B12、醋酸曲安奈德和利多卡因等配制的“封闭”,在12个疼痛部位进行了注射。

记者从宁波市鄞州区卫健局一名朱姓负责人处获悉,经调查,涉事的宁波仁医堂中医医院存在夸大宣传医疗效果、过度收费问题,并且由于医疗过程涉及侵入性(注射)治疗,涉事医生并未明确告知患者可能产生的问题。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鄞州区卫健局已对涉事医院罚款3.5万元,并对涉事医生唐某暂停执业资格三个月的处罚。

“小分子净化祛炎疗法”是什么?

都市快报的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浙江省中医院针灸科主任宣丽华表示,在浙江省中医院里,目前没有开展“小分子祛炎针”这种治疗。杭州市中医院针灸科主任包烨华说,她没有听说过“小分子祛炎针”这种治疗,杭州市中医院目前也没有开展这项治疗。

按照唐医生本人所说,小分子祛炎针的本质是一种中药注射剂,是指“将中药颗粒粉碎成水分子一百分之一的大小注射进体内”。但经过卫生部门的调查,当事医生给作家紫金陈在12个疼痛部位,注射了包含维生素B1、维生素B12、醋酸曲安奈德和利多卡因的药物,包括稀释用的生理盐水在内,共约20毫升。

根据当地医院急诊室的结论,作家紫金陈的剧烈疼痛源于“药物反应”。这既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因为假设没有产生疼痛的副作用,该医生用的药物大概率对其腰痛会有很好的缓解,那么他将会对这个疗法产生信任,到那个时候他的损失就远远不止4500了。

中药注射液的前世今生

中药注射液起源于战时,1939年,受流感、疟疾困扰的晋冀鲁豫边区,因缺少奎宁药物,只能熬柴胡汤治疗。但行军打仗不能随时就地架锅起灶,于是又尝试制作便于携带的柴胡膏,但药效很差。后来在129师卫生部长钱忠信的建议下,当时的药厂提出了柴胡注射剂方案。利用废白铁焊制的蒸馏罐、冷却器,柴胡注射液得以量产,取得较好反响。

建国后,由于药物短缺,大量传统药方与药用植物都被“快马加鞭”地进行验证推广。注射剂可以越过胃肠吸收、肝肾代谢程序,自然成为新中药的重点开发方向。到60年代初,我国已陆续开发包括板蓝根注射液、茵栀黄注射液等20多个品种。

然而,近些年,中药注射液所导致的严重不良反应报告越来越多,尤其是致死性的严重不良反应也不断发生,国家开始重点监控中药注射液,而部分医疗机构已经开始停用或限用中药注射液。2020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关于修订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丹参注射液说明书发出公告,主要是对以上中药注射液说明书中的不良反应、禁忌及注意事项内容进行修订,并首次明确标示了禁用对象。中药注射液的处境愈发艰难了起来。

中医界如何看待中药注射剂?

对于中药注射剂,中医界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态度。

一部分中医大夫认为,中药本身是一个复杂的混合物,无法通过控制相关药材的用量来控制实际的有效成分含量。强行把中药进行精准配比制成产品,会丧失中医“千人千方”的优势。

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副院长周联认为,“相比之下,口服中药更安全。首先,口服中药经过了消化道的屏障作用和肝脏的代谢作用;其次,注射剂是直接进入体内,虽然达到了起效快的目的,出现不良反应的机会也有可能增大;第三,中药注射剂在生产过程中,部分中药成分含量会有所提高,也增加了不良反应的可能。”

另外一部分人则持不同意见,他们认为中药注射液在临床上起效迅速,且学习成本较低,利于大范围推广,如果医生合理使用,病人获益大于风险。

张伯礼院士曾在疫情期间表示:“中药注射剂在抗击新冠肺炎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有的患者氧合水平比较低,血氧饱和度波动,这种情况下,尽早使用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或服独参汤,往往一两天后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就稳定了,再过一两天氧合水平就上去了。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重症患者经中西医联合会诊,较多患者使用了中药注射剂,取得了良好疗效。”

总结

作为特殊时代的特殊产物,中药注射剂的发展始终伴随着巨大的争议。这次事件虽然是个挂着羊头卖狗肉的“乌龙骗局”,但其引起巨大关注的背后隐藏着民众对于中药注射剂的复杂情绪。


上一篇:慢性髓系白血病停药研究汇总 下一篇:复发或难治性滤泡性淋巴瘤的治疗原则

相关阅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