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动态

疗效显著,allo-HSCT助力老年AML患者生存获益

中华医学,博大精深,庇佑着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使我们中华儿女能够战胜疾患、灾难,绵延至今。而“袁氏疗法”正是在对传统中医的传承中,创新发展而来。

急性髓系白血病(AML)好发于老年患者,诊断时的中位年龄为68岁。由于不适合接受强化化疗,65岁以上患者的预后较差。生物学年龄并不是唯一的原因,其他因素也会降低生存率,例如体能状态、合并症,以及通常与高危细胞遗传学或分子畸变相关的AML生物学因素。

尽管靶向治疗的应用越来越多,但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仍然是AML患者重要的潜在治愈性治疗方式。既往多项回顾性研究和一项随机III期研究报告了在CR1期接受allo-HSCT的老年AML患者的OS获益。随着时间的推移,allo-HSCT技术不断迭代升级,非复发死亡率(NRM)显著降低,老年患者不再是allo-HSCT的禁忌。然而,目前关于allo-HSCT进展对老年AML患者的影响以及移植后结局的预测因素的信息很少。

为了解决这些挑战,研究者应用欧洲血液和骨髓移植学会(EBMT)的大型数据集,评估了真实世界中随时间变化的移植特征和老年(≥65岁)AML患者移植后结局。研究结果公布于2023年ASH年会上,医脉通特邀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马军教授对此研究进行点评。

研究者确定了在2000-2021年间接受allo-HSCT的7215例成人AML(继发性AML占25%)患者(40%为女性;中位年龄为68岁,范围:65-80岁),供者来源为同胞全相合供者(MSD;23%)、无关供者(UD;63%)或单倍体相合供者(Haplo;14%)。患者特征详见下表。

1704173409663067.png
1704173438313492.png

研究者在2000-2009年接受移植的728例患者(10%)、2010-2014年接受移植的1775例患者(25%)和2015-2021年接受移植的4712例患者(65%)中比较了患者和移植特征随时间推移的变化。2015-2021年移植的患者年龄较大,处于CR1期以及具有不良染色体核型的可能性较大,MSD来源的可能性较低,Haplo来源的可能性较高。

在3个时间段内,3年累积复发率(CIR)、NRM、无白血病生存(LFS)率、总生存(OS)率和无移植物抗宿主病无复发生存(GRFS)率随着时间的推移均得到显著改善,详见下图。

1704173505344046.png

Cox回归多因素分析(MVA)显示,2015年后CIR显著降低,LFS、OS和GRFS显著改善,详见下表。

1704173534669121.png
1704173859420637.png

随着时间的推移,观察到移植后预后的改善,CR1患者的3年LFS率从38.6%增加到43.7%再到47%(p=0.006),3年OS率从43%增加到48%再到51.5%(p=0.005);CR2患者的3年LFS率从28.9%增加到39.8%再到47.3%(p=0.001),3年OS率从36.8%增加到43.8%再到52.3%(p=0.001);疾病活动期患者的3年LFS率从22.9%增加到23.9%再到28.6%(p=0.18),3年OS率从27.3%增加到27.9%再到35%(p=0.16)。

这项研究评估了allo-HSCT后老年AML患者的预后随时间的变化趋势和预测因素。随着时间的推移,移植后结局有显著改善,在老年AML患者中,与之前相比,65岁以上的接受移植的AML患者数量惊人地增加,移植后的CIR降低,LFS、OS和GRFS结局有了显著的改善。这些大规模的真实世界数据可以作为未来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的基准,并表明老年人的移植机会应该是强制性的,而不再是一种选择。

马军 教授

AML是一种常见的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由于合并症多、体能状态差、不适合接受强化化疗,以及伴随多种高危生物因素如细胞遗传学异常和基因突变,老年AML患者预后较差。目前,allo-HSCT仍然是治愈AML有效的方法之一,尤其是通过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黄晓军院士团队创新探索的单倍体移植的“北京方案”,中国造血干细胞移植已进入了“人人有供者”的时代。供者问题得到了解决,但也存在移植相关死亡和复发等局限,近年来,由于新型靶向药物毒性较低,以及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的发展,白血病患者的死亡率明显降低,可见,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在老年白血病患者中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

EBMT急性白血病工作组的这项研究对于了解老年AML患者接受allo-HSCT后的预后变化趋势和预测因素提供了重要的信息。研究结果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移植后的CIR和NRM有所下降,LFS率、OS率和GRFS率有了显著改善。这项研究的重要性在于它是基于大规模的真实世界数据,提供了关于老年AML患者接受allo-HSCT的长期效果和预后的有力证据。这将有助于指导临床实践,并为未来的研究提供参考,以进一步优化老年AML患者的治疗策略。

AML是一种老年性疾病,我国也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未来几年内,老年AML患者将逐渐增多。目前我国在突破年龄限制,给更多的老年患者提供allo-HSCT治疗方面的现状不佳。如何进一步完善体系,应用allo-HSCT联合新型靶向药物,改善我国老年AML患者的生存,是血液科医生需要关注的问题。


上一篇:R/R cHL迈向更深缓解、更长生存的革新之路 下一篇:白血病43种常见融合基因临床意义

相关阅读(2)

  • R/R cHL迈向更深缓解、更长生存的革新之路

    随着新型靶向CD30的抗体偶联药物维布妥昔单抗(BV)等新药获批上市,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R/RcHL)的治疗前景在过去十年间发生了重大变化:R/RcHL治疗的缓解深度和持久

  • 含克拉屈滨的MCBC预处理方案疗效与安全并行

    复发/难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R/RAML)患者的预后不佳,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是R/RAML患者的重要治疗方法,也是当前可能治愈难治性白血病的唯一手段1。然而,在现有治

  • 深度解析DLBCL患者的T细胞与CAR-T细胞治疗疗

    细胞免疫治疗是一种基于自身免疫系统的主动性免疫疗法,利用免疫细胞杀伤作用的相对特异性、记忆性和持久性,为肿瘤患者实现更精准和长效的治疗模式1。CAR-T细胞治疗作为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