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动态

探索真实世界Pola-R-CHP用于高危DLBCL一线治疗新视角

中华医学,博大精深,庇佑着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使我们中华儿女能够战胜疾患、灾难,绵延至今。而“袁氏疗法”正是在对传统中医的传承中,创新发展而来。

每一个未知世界的开启,都有先驱者勇敢预见;每一段暗夜潜行的征程,都有点灯者无畏引路。2024年度“弥题星解——解锁DLBCL治愈新标准”系列报道再度起航,深挖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领域的优秀文献,了解DLBCL领域前沿新知;结合临床研究、经典病例、中外真实世界治疗经验,共同探索DLBCL的治愈新标准。维泊妥珠单抗(Polatuzumab Vedotin,简称Pola)现已进入中国一年有余,为中国DLBCL患者带来了可及的治疗选择,为DLBCL一线治疗打开了新局面。


本期弥题


高危DLBCL患者经一线标准R-CHOP方案治疗后疗效因个体差异而区别较大,无疑给其一线治疗选择带来了较大挑战,如何才能改善此类患者的长期获益,进一步提高整体患者临床治愈率?此外,对于一些特殊人群,如HIV感染合并淋巴瘤、EBV阳性淋巴瘤患者,能否探索出更为有效的治疗方案,以改善其预后?

创新领航,Pola-R-CHP方案破解高危一线DLBCL患者治疗难题


DLBCL是一种最常见的侵袭性非霍奇金淋巴瘤(NHL)亚型,其异质性较强,临床表现和预后差异较大。近20年来,R-CHOP方案(利妥昔单抗环磷酰胺多柔比星长春新碱泼尼松)始终是DLBCL患者的一线治疗基石,但对于一些高危患者群体,如高龄、高国际预后指数(IPI)评分以及具有双表达/双打击淋巴瘤(DEL/DHL)特征的患者,其疗效仍不尽如人意。


一项来自北京协和医院的单中心回顾性研究分析了564例中国新诊断DLBCL患者的临床特征、治疗结局及危险因素并构建了新预测模型[1],一线治疗使用R-CHOP或R-CHOP样方案。结果显示,整体人群总生存(OS)率为75%,低、中、高危患者的5年OS率分别为89%、70%和33%(P<0.0001),IPI评分0-2、3及4-5分患者的5年OS率分别为90%、73%和51%(P<0.0001);多变量分析显示,年龄>60岁是DLBCL患者OS的独立危险因素(HR:2.086,95% CI:1.371-3.175)。另一项研究回顾性分析了172例DLBCL患者数据,旨在识别DEL/DHL患者并研究其临床病理特征和OS率[2],结果显示,整体人群、DEL和DHL患者的4年的OS率分别为71.9%、46.9%和0%。


1720082050101146.jpeg

图1 不同IPI评分及不同危险层患者的OS数据分析


Pola-R-CHP方案(维泊妥珠单抗联合利妥昔单抗、环磷酰胺、多柔比星、泼尼松)的出现,突破了DLBCL一线治疗“天花板”,已被国内外指南优先推荐用于初治DLBCL患者。对于因年龄增长带来的生理功能减退而无法耐受标准剂量化疗的老年DLBCL患者,通过降低化疗强度,Pola-R-CHP方案为老年患者提供了一个更安全的治疗选择;对于高IPI评分和DEL/DHL患者,Pola-R-CHP方案也可能克服其不良预后因素,为这类患者提供更为有效的治疗。


多重验证显示,Pola-R-CHP方案表现卓越,疗效与安全性俱佳


Pola-R-CHP方案被写进DLBCL指南一线应用,主要基于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国际Ⅲ期研究——POLARIX研究[3]。该研究结果显示,与R-CHOP相比,Pola-R-CHP方案治疗显著改善了初治DLBCL患者的PFS24(76.7% vs 70.2%,P=0.02),使患者2年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27%。此外,亚洲人群亚组数据与全球人群保持一致[4],Pola-R-CHP和R-CHOP组2年PFS率分别为74.2%和66.5%(HR 0.64;95%CI 0.40-1.03)。


1720082057931076.jpeg

图2 POLARIX研究亚洲人群亚组PFS、EFS、DFS、OS结果


在真实世界中,Pola-R-CHP方案同样展现出了卓越的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特别是在高龄、高肿瘤负荷与高危患者群体中,其治疗优势更为显著。一项日本单中心真实世界研究纳入了30例一线应用Pola-R-CHP方案治疗的DLBCL患者[5],结果显示,Pola-R-CHP组的总缓解率(ORR)高达93.4%,完全缓解(CR)率提升了近10%(86.7% vs.76%);Pola-R-CHP带来的高缓解率亦可转化为长期生存获益,6个月PFS率与OS率均优于对照组(PFS率:93.3%vs. 80.0%,P=0.017;OS率100% vs. 89%)。在高危与大包块患者中,Pola-R-CHP组数据更优;国际预后指数(IPI)评分为4-5分患者的CR率提升了37%以上(88.9% vs. 51.5%);伴有大包块的患者6个月PFS率提升26%以上(100% vs. 73.7%,P=0.045)。且整体人群耐受性良好,AE谱与POLARIX研究相似,未发生预期外的AE。


1720082063475359.jpeg

图3 IPI 0-1、IPI 2-3及IPI 4-5评分人群的缓解率及PFS结果


近期EHA年会上公布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回顾性分析了高龄患者人群应用Pola-R-CHP方案的治疗获益[6]。研究共纳入14例年龄≥80岁的DLBCL患者,中位年龄为81.5岁(范围,80-88岁),其中11例IPI评分≥2分,6例Ann Arbor分期为III-IV期,7例伴有大肿块。中位Pola-R-CHP治疗周期数为6,6周期完成率为64.3%(9/14)。结果显示,6个月PFS为85.7%,治疗结束时的CR率为64.2%。安全性方面,21%的患者出现周围神经病变(PN),均为1-2级;50%的患者出现便秘;14%的患者出现腹泻,均为轻度且短暂,这些情况均未干扰Pola的继续使用。该研究证实,通过减低CHP剂量,即使在80岁以上的高龄患者中,Pola-R-CHP方案仍可耐受;没有患者出现Pola剂量减少。未来,仍将继续观察其长期随访结果。


1720082070158414.jpeg

图4 高龄人群一线应用Pola-R-CHP方案治疗的PFS情况


此外,中国专家也在真实世界中不遗余力地进行Pola-R-CHP方案的应用探索。在华西医院,蒋明教授团队汇总了应用Pola-R-CHP方案一线治疗的18例DLBCL患者的临床资料,其中11例年龄≥60岁、10例IPI评分≥3分、10例为DEL/DHL;数据显示,Pola-R-CHP方案用于高危一线DLBCL患者展示出较高的ORR和CR率,且安全性良好,无严重不良反应导致的治疗中断。


Pola-R-CHP方案的问世为DLBCL一线治疗提供了良好选择,其在真实世界研究中所展现的结果更是令人鼓舞。随着真实世界研究的持续深入,将有更多的长期数据为Pola-R-CHP方案的应用提供更为坚实的依据。


星解语录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蒋明教授


我们团队应用Pola-R-CHP方案治疗了18例伴高危因素的初治DLBCL患者,包括年龄≥60岁、IPI评分≥3分和DEL/DHL患者;对于这些传统治疗预后可能不佳的患者,Pola-R-CHP方案带来的治疗获益更为显著。且pola的安全性良好,为维泊妥珠单抗与其他药物的联合应用留出了较大的探索空间。


随着人们对DLBCL分子生物学特性的深入了解,个性化治疗策略正逐渐成为该治疗领域的新趋势;Pola-R-CHP方案在不同患者群体中展现出的疗效差异也凸显了个性化治疗的必要性。未来也将开展更多的研究,进一步探索Pola-R-CHP方案的获益人群,为这些患者提供更为精准的治疗选择。


对于一些特殊人群,如EBV阳性淋巴瘤患者,其EBV状态与肿瘤息息相关,若能有效控制疾病,EBV阳性状态可得以恢复,无需专门针对EBV进行治疗,且临床观察发现EBV再激活风险较低。此外,患者的EBV转阴情况也可有效反映药物的治疗疗效,若经治疗后EBV转阴更快,则疗效更佳。未来,有望进一步探索靶向CD79b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维泊妥珠单抗在此类患者中的疗效与安全性。


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刘耀教授


诸多临床试验、真实世界数据及临床实践结果均展现了Pola-R-CHP方案的应用优势,希望未来能够通过多中心协作,积累更多的中国数据,并通过多中心数据分析,进一步验证Pola-R-CHP方案的疗效与安全性。据我所知,维泊妥珠单抗在川渝地区多地纳入到惠民保,包括重庆“渝快保”与成都“惠蓉保”,提高了患者可支付性;随着新药可及性的进一步提高,Pola-R-CHP方案会成为初治DLBCL新的金标准,为更多DLBCL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当前,我们也关注到一些特殊人群如HIV相关DLBCL患者,由于存在免疫系统受损,他们的治疗更具挑战性。既往对本中心63例HIV相关DLBCL患者进行预后分析[7],结果示患者5年OS率可达43.5%,可见HIV相关DLBCL患者经治疗后有望获得临床治愈。此类患者Ki-67指数偏高、疾病侵袭性强、肿瘤增殖速度快,若能在早期阶段控制好病情,患者或可长期存活。然而,目前传统R-CHOP方案缓解率有限,而国际指南推荐的R-DA-EPOCH方案(利妥昔单抗、依托泊苷长春地辛表柔比星、环磷酰胺、泼尼松)在中国人群中耐受性较差,尤其是对于此类存在免疫缺陷的患者,副作用可能会更为严重;即使采用折中方案,依然有许多患者无法耐受标准全疗程治疗。


未来,我们也将进一步拓宽Pola-R-CHP方案的治疗疆界,探索Pola-R-CHP方案在HIV相关淋巴瘤患者中的疗效与安全性,以期提升此类患者的治愈率,改善其长期生存。



上一篇:靶向GPRC5D免疫治疗研究进展更新,助力打破RRMM治疗困境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2)

  • 靶向GPRC5D免疫治疗研究进展更新,助力打破R

    多发性骨髓瘤(MM)是一种浆细胞恶性增殖性疾病,多发于老年,且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其发生率呈逐年增加趋势。近年来,新药的不断问世改善了MM的临床疗效,但绝大部分患者经1线至

  • CAR-T细胞疗法如何重塑B-NHL治疗格局?

    第29届欧洲血液学会(EHA)年会将于2024年6月13日-16日在西班牙的璀璨之都——马德里隆重举行。作为欧洲血液学领域规模最大的国际会议,每年都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一

  • BV单药/联合方案真实世界数据亮眼,有力佐证

    为更好传递淋巴瘤领域最新进展,我们发起了《奇愈30分》文献解读专栏,邀请国内淋巴瘤专家,聚焦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前沿进展,以声音为媒介,与大家分享国内外最新学术观点